茶点,骨子里的风雅

发布于2020-09-11    作者:浸化普洱茶公司    来源:天津浸化普洱茶公司

茶点,骨子里的风雅 早在两千四百多年前,孔子就说过“食色,性也。”可见华夏大地的饮食文化的历史久远,积淀深厚。 “饮食”,以饮在前,却重在食。正如中国最传统的饮料便是茶,但喝茶不止喝茶。 经常讲茶,那么既然说到了茶,不讲茶食,总觉得辜负了它。 喝茶不一定要有茶点,但有了它,便别样的生出了许多茶带不来的俏皮和世俗气,让人忍不住在椅子上赖着,懒洋洋的,连说话也变得热烈起来。 客来茶当酒。茶点就犹如酒桌间的菜肴,给茶带来别样的温情。 在《茶经》中,有两处提到的“茶果”指的就是古人饮茶佐食的糕点。《茶经·茶之事篇》中“安既至,所设唯茶果而已”、“恒温为扬州牧,性俭,每宴饮,惟下匕奠茶果而已”,即是此意。 茶与茶食,不同于可乐配薯片,也不同于啤酒配炸鸡,它们更像一对两相清欢的知己。 “中国喝茶时多吃瓜子,我觉得不很适宜,喝茶时所吃的东西应当是清淡的‘茶食’”,周作人的想法,应是说中了大多数饮茶人的心思。 如同才子佳人,这茶需要有登对的茶点,勿须多,只要有得宜的一两样便是极好。 为了要配得上这一口好茶和一颗喝茶的闲心,茶食就得十分小巧精细。 尤其是糕点类茶食,有的做得像花朵一样,荷花酥、佛手酥、麻花卷、牡丹花糕..... 让人不忍入口,在口味上,那些馅、糖和果实又十分融合,“在舌头上分不出各自的味来”。似乎,只有这样一味茶食才不枉一杯茶的精致。 尤其是人们对茶食循时节而食和越是细微之处越要尽精微的用心,是对品茗之趣的追求,也是对生活燕闲之乐的期待。 这些茶食,虽不是什么珍馐玉馔,也不是钟鸣鼎食之类,但因为嗜茶人吃出了门道,茶食就多了些兴味,它们也就变成了与茶最登对的茶食。 或许,每个人心中都有一道可心的茶食,并不因为它们有多别致,味道如何美味,而是因为这道茶食上的某种记忆和细碎的情怀,令人流连忘返、心情蹁跹。 茶食,吃得有门道,才吃得有情怀。 茶食也好,茶膳也罢,在喝茶的这个活动里,茶是主角,人更是主角。 喝茶的三两好友,不拘天色早晚,以时间为经,闲话谈资为纬,时时啜口碧色茶汤,佐以清秀点心,共同却又各自完成一场精神修行,相安无事,岁月静好。 如今的茶点花样百出,各式各样的茶糕、牛扎饼、芝士派层出不穷,味道当然是好的,可要吃出那古典美人,雨中嫩芽的兴味来,却是不易。 可见好茶点需要好的想象,茶点不用多么繁复,需要的是对生活丰富与趣味的感知和追求。 就像周作人在《北京茶食》里说的:我们看夕阳,看秋河,看花,听雨,闻香,喝不求解渴的酒,吃不求饱的点心,都是生活必要的 ——虽然是无用的装点,而且是愈精炼愈好。

微信扫一扫

关注公众号送茶叶